湖北人力资源中心    方阵人力集团

现场招聘:027-87326663

委托招聘:027-81773227

孙骁骥:白领将是未来几十年被淘汰的最主要人群

      作者:学者、财经作家,金融界网站专栏作者 孙骁骥   


  我们生活在一个“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世界。这已经是一个没有争议的话题,然而,却很少有人告诉我们,贫富差距如果持续发展下去,它的尽头会是什么?而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个不可避免的财富趋势当中我们应该何去何从呢?


  劳动者将失去出卖劳动力的机会


  过去的数十年来,全球的贫富差距显然是在不断扩大的。以美国为例,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者统计,占总数0.1%的顶级富豪平均年收入为6,747,439美元,而占总人数90%的人口平均收入仅为34,074美元,两者的财富差距接近200倍。美国的财税制度比较完善,财富相对透明,因此这个数据较为可信。


  中国的情况如何呢?由于并没有数据可信的相关统计,因此我们无法直接得出结论。但是,根据世界银行的基尼系数制成的“全球贫富差距地图”,中国的财富不平等情况与美国大致相当。


  也就是说,用200倍的指标来衡量中国的贫富差距,是大致准确的。而与之相对,在一些财富极为不透明的国家和地区,贫富之间的差距很可能要远远超过200倍以上。


  极贫和极富的人群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越富的人收入增长越快,这个趋势不一定每个人都了解。尤其是从1970年代以来,美国开始用“扩张美元”的方式来刺激陷于“滞胀”经济,货币增发和经济泡沫的祸水逐渐向全球蔓延,富人借此对大众进行财富掠夺。


  从1973年代至今,占总人口1%的富人收入占总收入比例从8.9%提到高22%。占总数0.1%的超级富豪,收入占量比从1973年的0.8%上升到5.1%,增长的速度远高于一般的富人。


  换言之,过去数十年来,越富有的人收入增长越快。越贫穷的人,收入增长越慢。这个趋势不但没有随着税收和福利政策的推行而减缓,反而是越变越大。为什么会有这样呢?


  根本的原因在于,现行的劳资结构不利于劳方而有利于资方。作为打工的穷人,越是努力工作挣钱,那么雇佣他的资方的收益就会越多。但如果他拒绝出卖劳动,那么他将会失业,无法生存。因此,大部分普通人就只有不断的出卖劳动力,花尽数十年时间“供养”雇佣他们的资产所有者。


  这个社会的本质,就是由“食利阶层”和“卖身阶层”两种人构成的。


  然而,在未来,出卖身体的劳动者的处境会比这更糟糕。因为他们可能连出卖自己劳动的机会都失去了。

   

    “终产阶层”将取代中产阶层


  新经济周期的来临伴随着新一轮的技术革新,大部分出卖劳动力的人会发现自己在大学里学习的知识在职场上毫无用处。已就业者很可能面临被裁员的下场,而由于自己年龄已大,学习新知识的能力下降,想要再获得新专业知识的时间成本越来越高。最后,自己将无法被任何人雇佣。成为彻底的“无用阶层”。


  未来数十年,成为被淘汰的“无用阶层”的最主要人群就是白领,或者叫中产阶层。他们包括办公室文员、出纳、中介人、职员、导购人员等等,总之,这类流程性质的、可替代性很强的工作都将被人工智能取代。除此之外,一些依靠“智力”吃饭的行业,包括顾问、交易员等也存在被人工智能替代的可能。


  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统计,技术革新将造成5年之内全球发达国家失去710万个岗位,同时,技术会创造出约200万个岗位,相抵之后,将会净损失至少500万个就业岗位。这500万个岗位,就是以中产为主。


  我们可以想象,未来的经济形态是极少数的资本家,雇佣数量不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底下是运营成本远低于人力、工作效率远高于人力的人工智能在从事具体事宜。那么,被裁员的人哪里去了呢?他们被抛掷在一旁,聚集而成了数量庞大的“无用阶层”。


  在这种情况下,人工智能的推广将会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让人工智能为他们打工的资本家收入以更快速度增长,底层的失业者只能领取低保度日而收入停滞。现在的一个顶级富人的财富相当于200个穷人的财富,那么未来这个数字很可能变成2000个,2万个甚至更多。


  这些贫穷人口当中,除了原本处于社会底层的赤贫阶层以外,还包括数量庞大的“中产”和“白领”。他们缺乏能与AI相抗衡的工作效率和智力水平,也够不上开发AI的技术人员的专业知识门槛(当AI进化到一定程度,可以自我开发时,技术人员也会被淘汰)。因此,中产阶层不可避免地要被新的工业体系淘汰,成为无用的“上一个时代的人”。


  当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大量的失业者已经不可能再就业,成为了“不可雇佣者”。他们的收入将会长期恒定在一个非常低的标准,而位居与人工智能工业链顶端的实力强大的资方的财富和技术水平不断聚集。


  于是我们看到,中产阶层消失了,社会财富不再流动,而数量稀少的最顶级富人组成了“终产阶层”,或者说,财富的终结者。


  贫富差距的尽头,是人种的差距


  阶层的差距最终会带来人种的差距


  以上是一种对于未来社会的合乎逻辑的想象,并非危言耸听。实际上,我们已经能看到这样的趋势出现。据《世界不平等报告2018》统计,到2050年,全球中间收入40%的人占据全球财富的比例将不足30%,而顶层1%的富人占据的总财富将迅速增长到接近40%。之后,这个差距将更为巨大……


  可以说,未来近半个世纪的历史进程,将是从“资产流动时代”到“资产固化时代”的过度。


  以一个中产家庭而言,在这半世纪如果不能通过一两代人完成财富和阶级的跃升,让自己成为“食利者”的一员,那么在更遥远的未来,等待这个家庭的唯一命运就是成为被技术淘汰的“不可雇佣阶层”。他们过去好不容易累积的财富,也将会慢慢地耗散,最终变得和赤贫阶层一模一样。


  我们经常听到人在说什么“阶层固化”,实际上,真正的固化还没有来到。人工智能完全普及的时代,才是财富固化的来临。从财富的固化,到阶层的固化,下一步将是什么呢?下一步将会是“人种的分化”。


  我们都知道,人类从猿人进化到智人,大约用了300万年时间。现代智人的生理特征在4到5万年前已基本定型,包括人脑的结构,再没有明显进化。也就是说,我们人类现在使用的依然是数万年前那个古老的人类躯体和大脑。四万年前的智人和现代人类大脑的运算能力大致一样,都是由300亿个神经元细胞组成的“计算机”。


  而人类之所以在运算能力上输给人工智能,本质上在于人工智能的“大脑”可以以极快的速度不断进化。根据摩尔定律,电脑芯片每隔18-24个月速度便会增加一倍,这条守则至今也没有失效。


  人脑的有限性决定了人的智力存在极限。人类IQ测试的平均值为100,即使被称为“最聪明”的人爱因斯坦,其智力也只能达到190。人类的智力确实存在“天花板”,比起潜力无限的人工智能仍然有很大局限。


  如此,那些掌握了超级财富的“食利者”们,会不会利用巨大的经济资源,来通过人工智能改造自己的身体和大脑,从而极大提高他们的智力水平、外貌、身体条件,乃至寿命,最终成为一种超越一般人类的“超级人类”呢?


  “超级人类”如何统治我们的世界


  这完全是有可能的,甚至可以说是必然的。今天,芯片植入、知识移植乃至脑神经元的复制已经不是科幻小说的题材,而是已经投入研发和应用的技术。而那些“技术乐观主义者”还在天真的说:“技术将会为所有人谋福利”。这种观点是绝对幼稚的。


  所有的科学技术都有定价,越是先进的技术越是价格不菲。以国际空间站的太空旅行为例,这个项目目前的价格为100万美元起,而且“游览”的时间只有几分钟而已。这已经不是一般人支付得起的项目了,而更骇人听闻的技术,例如人脑神经元的全息复制(等于是不死之术)、人脑与人工智能的融合等等技术则价格必然更高。


  假如未来出现了某种提高寿命至200岁以上的技术,价格为10亿美元,你认为会有人购买这项技术吗?当然会,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阶层的人都会抢着购买这个技术。全球的富豪中,能支付10亿美元的人并不少。但是,相对于购买不起这项技术的普通人来说,这个阶层的数量又是极为稀少的。


  这就好比疾病的治疗。同样是罹患重大疾病,一个有钱人的存活概率就远远大于穷人。当今尖端医疗技术的发展其实已经到了接近“科幻”的水平,只是其所需要的资金量十分巨大,并非普通人所能接触。


  不知你有没有发觉,在我们的生活中,存在着一些特别有钱和有权力的人,他们似乎活了很大的岁数仍然没有死亡,而且非常健康。这种现象难道不令人感到奇怪吗?


  由于“终产阶层”占据了社会的全部财富和技术,因此他们可以操纵金融和政治的结构,修改社会的游戏规则。即使在更远的未来,技术的价格已经极大降低,大部分人都可以购买不死之术之类的神奇技术,统治阶层仍然可以制定各种社会规则来对低阶的阶层进行统治。


  在电影《时间规划局》中,人类已经是不死之身,但统治者却开发出一种技术,在所有人的体内植入“倒计时器”,每个人的计时器无时无刻不在倒计时,时间归零时身体就会死亡。


  因此,时间取代金钱,成为了交换的中介。富人身体内的时间多达数百、数千年,而一个穷人体内的时间只有几周、几天、甚至几小时,他们只能不断出卖自己的劳动来换取时间,换取生命的延续。本质上,这是资本主义制度甚至是奴隶制的另一种延续。


  这虽然是一种科幻想象,但是其现实的寓意,却是非常具体的。


  然而,在未来世界,人类已经完全被人工智能取代,穷人把自己“出卖”给谁来换取自己的“时间”呢?答案是穷人出卖给穷人。


  富裕阶层会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提供给穷人出卖自己的“卖场”,并以贷款的方式提供给他们“金钱”,或者说“时间”。富人自己在做什么呢?他们只是静静在一旁看着穷人们在这个卖场里搔首弄姿、相互表演,仿佛实验室里的科学家看着笼中的小白鼠,或者马戏表演的观众看着场上表演的动物。这个时候,两个不同的阶层就等于是两个迥异的物种。


  当今的时代资本凶猛,富豪们花巨资建立各种“平台”,让人在这些所谓的平台上进行各种买卖和表演。自己则在一旁静静观看。这种“平台经济”的形式,其实就是今天的富裕阶层(庄家)在为穷人搭建卖场(或赌场)。


  此番景象是未来世界的雏形,也是温柔而危险的“美丽新世界(6.49 +0.62%,诊股)”的入口。一个阶层充当另一个阶层的调味剂和玩物,而不是必需品,这很可能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最终结局。


  聪明人已经通过当下的蛛丝马迹看出未来的端倪并采取行动了,而愚人还在自娱中继续沉沦。


  借用威廉·吉布森的名言:未来已来,只是尚未平均分布。

 

最新职位